祁逸◆丶Strange

——头像画师:rum——
↑lof个完犊子玩意儿全名老被吞
万年鸽手
rhg圈
长弧怪
薛定谔的在线
——老婆:时雨——

明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霸道总裁的滑铁卢10

  “怎么最近都没见到你哥?”Oreo似是无意谈起,YOYO听到这话,放下手中的披萨,抬头看他。


  “他昨天还给我发信息说他最近回不来,工作太忙了。”


  “工作?”


  YOYO把沾着沙拉酱汁的手随便往大腿上蹭蹭:“他说他找了个兼职……听起来挺有意思的,但谁知道是干着黑帮打手的事情还是武装警队的事情。”


  Oreo抬起脑袋努力想象了半晌,然后把头低下来:“想象不来。不过这么说,你还能联系到他?”


  “那当然啊,他呆的地方又不是什么荒郊野外连信号都没有的,兼职啊!我再怎么想着也就想到超市啊矿场啊夜总会啊……”


  所以你大哥在你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一旁大吃特吃的Chuck突然抬头一副便秘的表情看着YOYO。


  “说起来,Jomm还没回来?”Oreo冷不丁问了句。


  YOYO和Chuck两人的视线连上Oreo,他们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这时才意识到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夜晚的灯光透过窄成一绺的窗户照进房间,却被屋里的灯光吞没。“Kickman应该没那么难对付才是啊。”


  “诶?外面下雨了?”


  扎眼的亮意顺着窗户刺进来,突兀乍现的雷声一瞬间在天际引燃,与此同时,房里忽地黑了下来了,闷雷一股股炸开声音沉重地散射出去,最后和窗外奄奄一息的路灯光线消失在空气中。


  “我有不好的感觉。”Oreo低声道。


  ————————————————


  “我觉得不太好,”Umbrella甩手一个氢弹把尾随的武装分子炸得满地找头,Benjamin把披风变成滑翔翼揪着身边两个人冒雨划上天际,当然这也多亏了Jomm的ajs。毕竟现在的情况要是再返回飞机估计是有嗝屁的风险,你说一个人再强,能强的过一个团的人吗?唾沫都能把你淹死。所以害怕飞机硬生生被底下那群人拿冲锋打爆,他们明智地选择了撤离。


  当然不撤离他们能往哪儿去啊?


  “我有点好奇我们这么顺着荒郊野外跑,会不会遇见打车的小小前辈。”Benjamin滑翔下一个矮坡,脚尖接触地面后将一直紧抓不放的两个队友也放在地上,然后他莫名其妙来了一句。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Umbrella之前虽然跟着整个直升机队伍飞行,但是他也未必完全认路啊,更何况在天上飞,鬼知道地上的情况是什么样子。


  “所以我们怎么走?”Umbrella看着面前的三岔路口傻了眼。


  他们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分头行动”,但是从一贯地惊悚电影和探险小说里看,在岔路口分头行动绝对是作死的选择,不过他们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鶸,别说对付一个人,就是对付一堆鬼也完全不在话下——Bog那种能精神寄生的除外。于是三个人陷入了纠结。


  “Benjamin,我觉得你很厉害。”Jomm突然开口。


  “哦谢谢你,不过我也觉得。”Benjamin微笑地承认。


  ……


  “但是我没想过是这个结果!”


  Benjamin头一次在别人面前风中凌乱,因为这里的风真是太大了。


  “我们相信你,先知魔术师。”Jomm站在山崖处,单手拎着benjamin后衣领子把他吊在悬崖口,他脚下拴着ajs,沉得几乎要拽脱臼他的脚踝。他的帽子,披风,魔术棒还有单片眼镜被Umbrella整整齐齐叠着抱在身前,“关键时刻果然还是要看天命。”


  “……”然后他们把Benjamin扔了下去。


  “走,下去跟我看看,看ajs指的是哪条路,我们就走哪条路。”


  你都不怕ajs摔坏的吗!!!Umbrella的表情宛如回到前一天的下午,那个盯着诡异的烈焰红唇艺星Commander red害怕到模糊的时候。


  Jomm!抬脚!扫,人,设!


  心里无能狂怒归心里,表面上他还是乖乖地跟着Jomm下了山崖去看Benj……ajs的情况。山崖下散发着微弱的光,这对冒雨借着雷光和Umbrella眼睛照亮看路的情况能改善很多。他靠近后发现这光芒是由ajs散发出来的,Benjamin没事儿人一样站在地上,脚腕绑的大刀浮在空中,直愣愣指着最左边的道路。只是可惜这个绑ajs的绳子够长,要不然他们还能看到倒挂Benjamin的绝美画面,也不知道谁从哪儿淘来的这条绳子。Jomm一言不发去解人脚腕上的绳,Umbrella把魔法师的家当给递回去,他们没有说话,但都心照不宣地把Benjamin往神棍的tag上加了。


  没办法,只要他在,再科幻的场景都能给整成玄幻修真。而Benjamin要不是看着这俩一个是临时队友一个是同氏族团宠的份上,早把他们做成清蒸Umbrella和Jomm黑椒饭了。


——tbc——

然而最近的更新关ru什么事呢?


霸道总裁的滑铁卢9

  Umbrella之前是好奇过的,在伞部门的执行任务的日子里,那些一在自己有危险就马上赶来的直升飞机们都停在哪里?毕竟在宇宙战舰里停着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今天,他算是看到了Commander red在不知道哪里藏的小军火库。


  这么飞机啊,这么多武器啊,这么多人手啊。他越发觉得在主舰上的那群简直是Commander red手下的冰山一角,而他们互相联络派遣,只留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孤身一人潜入腹地执行任务。难不成怕自己倒戈吗?说到底从一开始,这个人就完完全全没有一丝一毫去信任自己。


  如他所愿,他真的倒戈了。


  “……你看他像不像个怨妇。”Jomm无不担心地看着降落时几乎要把操纵杆掰断的Umbrella,他倒不是真的害怕什么,毕竟飞机坠毁也最多就是个死嘛,Franky的死亡公布出来以后他可是从眼神里深深迸出怜愍之意的人,因为伞部门的一面之词,Franky的尸首都没找到,谁知道是不是跑了。


  也可能是烧得灰都找不到了。


  Benjamin默认了他的看法,两个人(看上去)战战兢兢地缩在后舱,完全不知道Umbrella并不是发脾气而是不知道飞机降落时操纵杆该怎么掰而已。最后他还是顺利将直升机停在飞机坪上,有惊无险。


  “你觉得出这个机舱以后会有什么等着我们?”看着仪表盘指针降回初点,Umbrella转过头去看那两个说不上来是在乎兄弟义气还是怎么的总之就是没跳机的人,冷不丁问了一句。到底是被飞机撞过一回的,Umbrella的冷静态度和身后这俩一脸“你把飞机当遥控汽车开呢?!”的家伙就完全不一样。


  “你觉得会是什么?”Jomm直接反问。


  “与其讨论无聊的事情,不如喝点牛奶补充体力?”Benjamin直接无视两人的话题,他端着两杯新鲜牛奶当在两人中间,“Minecraft世界告诉我们,牛奶是居家必备的解毒良方。”


  “我觉得我们被发现了,Benjamin.”


  ……


  当他们踏出机舱的第一步,无数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他。 又是这样,即使Jomm之前逃过了一劫枪击,他看到这样的场景也不由得想到那个香蕉皮变成的替身变成筛子倒在地上的血腥场面,又想到那个替身的脸是自己的模样……噫。


  不过当这些武装分子看到Jomm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不可避免地愣住了。死者复生?不可能吧,Benjamin的魔法居然到了那么厉害的地步吗?


  Ben哥出场,一个顶俩。Umbrella太懂这个拥有逆天能力的人物亮相后是个什么效应了,而他没有展现的能力多得多了,谁知道他轻轻举一下手就有多少人被崩掉脑袋。


  端着枪的武装人员慢慢退开,让出中间一条道,Commander red从人墙中缓缓走出,最后站定在几人跟前。Umbrella想和他对视,但他并没有将目光分给Umbrella一丝一毫。


  Commander red看向Jomm,微微一笑:“替身攻击挺不错啊。”


  Umbrella瞬间警惕起来,他快速的扫了一下四周,却只是看见密密麻麻包围着他们的人,这些武装人员并没有因为眼前人的到来而收束枪口。


  Commander red的命令很绝对,Umbrella是深有感触的,他从来不会发模糊的指令,不论何种情况,而Commander本人,对自己的行为也是严加规则,为了抓三个人,亲自下了飞机还站在跟前。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擒贼先擒王”这个故事。


  作为高级军官,不知道这个故事的话不就会闹更大的笑话吗?所以他深知这一点。Umbrella是在说眼前这个丝毫不退缩甚至一点都不介意被三人夹击碾成肉酱的家伙,却不是说Commander red。


  Jomm会以微笑:“彼此彼此。”


  Umbrella知道,自己想的应该没错了。那么有威严的长官,能为了他屈尊?更何况那家伙根本没有注意他一眼。所以他视线挪回的一瞬间干脆利落地举伞,在众目睽睽之下,武装人员扣动扳机的一刹,他划过一道蓝光,氢核直直冲向眼前的“Commander red”身边,并瞬间引爆。突兀炸起的蓝光笼罩了所有人的视野,而Benjamin甩出一袭纯白披风,优雅转身很巧妙地遮挡了两位同伴的视野。


  当然,也是瞬间,Umbrella感觉那爆裂般刺眼的蓝光莫名像水彩一样晕染蔓延,身后因爆裂产生的巨响被无限放缓,发出沉重不连贯扩散的低音。而他看到的,则是武装人员们全部静止了动作,原本一瞬就会将自己打成花洒的枪弹,正滚圆地漂浮在空中,游光般缓慢地朝他们接近。


  “哈哈,用魔术手法来表演魔法,这着实有趣。”他顿了顿,“虽然我不能一下子爆这么多人的脑袋,但我可以让他们的子弹在出膛瞬间无限延缓,直到我们逃离包围圈以后——重点是我们先逃离包围圈哦。”


  这什么,Benjamin贴心解说时间到?心里吐槽归吐槽,跑还是要跑的,但这么厉害的招数怎么不早用,留着过年吗?Umbrella可没想到法师CD长这一说法。


  “你也认出了这不是那个Commander red?”退出人群的攻击范围后,Jomm冒出一句。


  “他OOC得太厉害了。”Umbrella感叹。他是真的感叹了,这年头,前长官都能造假了,什么都是假的,看来只有X768是真的了。


  “虽然我想夸你打得好但是真惨,不仅没要到牛奶钱还给人做了替死鬼。


  “……咱能不能不要说牛奶这事儿了。”


——tbc——

说好的三章只搓出来两张,我脑细菌一个一个困死了,但是我还是想看大家吐槽(你)


霸道总裁的滑铁卢8

  直升机漫无目的地跟着主飞机飞行,穿过较低矮的、水雾弥漫的云层,又绕过荒野。天色暗了下来,乌云密布,一副要下雨的势头。他们几个跟着其他直升机的队形走着,螺旋桨的轰鸣声震得人脑袋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从刚刚开始到现在,Umbrella已经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他唯一清楚的,就是他们飞行的方向,并不是曾经自己熟悉的完成任务往返的方向。


  事实上对于真正战舰的位置,他也是只清楚个官方地点,毕竟在之前所执行的那些数不清残害无辜的任务(他已经把之前的任务划为残害无辜的范畴内了),Umbrella没几次是意识清楚地回去的,该说谢谢铁面无私前长官送给他的最后一个任务奖励是恢复记忆吗?这么想想,若是死在连回去复命的路都不知道的荒郊野外,怎样都有点绝望的。


  而且在记忆无法恢复的情况下,他岂不是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武器运行过载?然后误伤自己了?或是说最后那场战役下雨导电结果X768恰巧漏电?这借口他自己都能笑一年。


  “你走神了,buddy.”


  眼看着队伍与自己的距离越拉越远,Umbrella梦中惊醒一般,赶紧松开剁下一半的脚蹬,本来稍差一点,他就有可能被Commander red拿首是问了,但是这回那个偏执的家伙定定看着这个连队形都跟不齐的飞机却半句话都没讲。Umbrella刚刚跟随其他直升机一起拐了个小弯,结果陷入思路中没有及时将方向调转过来。他真是能了,没开过飞机上手都这么轻松,但这并不让他有多高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了?跟随伞部战斗那么久,其他很多Commander red的手下也认识他,甚至真的有个别胆子大的自来熟和他混得无话不谈——单方面对他无话不谈而已。


  而这些回忆总是让他陷入伞部门,让他陡然殷出恨意,他可清楚记得其中一个人的脸,那张脸在他面前可以说说笑笑,可以在闲谈时告诉他周期变距操纵杆的使用方法,可以在他负伤时露出紧张的神色……而那张脸,也沾染了远如隔世的、他最后一个童年的那天,他双亲的血。


  不过这个前同事与他的长官相比,也只是小巫见大巫。


  这很“伞部门”。


  “他应该庆幸自己没有在这场无聊的战役中死亡,之后他的命背着呢。”Benjamin和Jomm也在闲聊,飞行过程是乏味的,再不说话俩人差不多要闷成葫芦了。


  这简直激起了Jomm的好奇心,无聊到一定程度的话剧透就不必害怕了,反正他又不是Umbrella的七大哥八大舅,到时候他的命运什么的,跟自己也没鸡毛关系了,于是他兴致勃勃地凑到Benjamin跟前,生怕听不见对方讲的什么:“那他以后会在什么地方死?”


  “他的家族战争。”Benjamin倒是一点儿不怕事大的疯狂剧透,“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惜的,最可惜的是我们当中的任何人,都难以见到他或是经历他所遭受的那场战役。”


  Jomm心里咯噔一声。


  “你的意思是……”他声音低下几分,“我们会先他一步死亡?”


  “不,”Benjamin不以为意,“我的意思是,他的亲爹——巨能鸽。”


  “……”


  Jomm挪回自己的座位,还心虚地摸了一下鼻子……如果他有鼻子的话。


  ————————————————


  “他仿佛在暗示我爹。”


  “Chronos,这可是你自己对号入座的。”


  “没办法,他的作风太容易让我想到这个了,对上号也是理所应当。”Chronos墨镜下的眼神一凛,故作轻松的语气却丝毫没变,“那么你呢?居然也肯和Nemesis玩这种无聊的游戏。我最开始以为你是因为有把柄在他们手上,比如说YOYO,结果后来发现不是。”


  “我确实有把柄。”One嘶声,“我实在不想被迫看三十章Chuck执事装迎娶花嫁YOYO的故事了。”


  “……好巧,我也不想被迫看三十章亲爹变Umbrella儿子的故事了。”


——tbc——

介于前面几张略显沉重,我来个轻松点的换换口(……


说好的更三章结果还一个字没动呢ouo
(。)

霸道总裁的滑铁卢7

  One被包围了,准确地说他被困住了,而这个包围圈迟迟不好突破。他不过是潜入了一栋建筑里,而这建筑又恰巧收不上信号而已。


  所以这个时候收到的第一条短讯内容是YOYO被抓了,劝他放弃抵抗赶紧投降,否则晚一步YOYO的状况他们就不能保证了的话,他会怎样?


  “简单来说,被软禁了。”Benjamin露出微笑。


  Jomm一下就听出了其中的破绽——破绽太多了,One怎么可能坐以待毙,照他的性格,可能是会用酸液硬生生把楼劈开然后回家确认YOYO那个仔的安全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上当?


  他倒丝毫没有去想One真的遭受了伞部门的伏击,One的能力,Soldier任何人有目共睹,所以……


  他不是在和伞部谈人,而是在和追猎者谈人了,反正不是自己家,和两者谈都差不了多远。他没理由去相信一个看不到事实的话语,魔法师的话,就更不用去信了。


  One又不是Chuck,脑袋能笨成那样?Soldier可养不起第二条狗。但是Jomm没有把疑虑说出来,他清楚不说出来的原因。


  这是Nemesis的手段,或者说,Benjamin的。作为一个魔法师,Benjamin当然擅长去猜测人的想法,Jomm的想法他看不穿?或者说,Benjamin专门让他看穿这其中的破绽。


  这是连环套。


  One的能力远远高于面前人所杜撰的,而Nemesis能搞定他……想到这里,Jomm却有一丝微妙的放心。毕竟追猎者的名声,可比伞部门好不止那么一点。


  所以,他只是沉声回道:


  “……我该怎么做。”


  ———————————————


  再回到追击Kickman的刚才,Jomm听从了Umbrella和Benjamin的提议,用Benjamin肩头那个被晾了一整章的香蕉皮变出了一个替身代他去追捕Kickman,而自己则混进军队中,随着两人一起上战舰潜入档案室损毁资料。


  然后他还恶趣味地拍了“Jomm”惨死的模样发给了YOYO并道明原因,当然,他隐瞒了One的情况。


  “按‘F’键开无双。”对于本身就是狂战属性的Jomm来说,潜伏无异于是在嘲讽他的战斗力不过关。不过为了大局。


  大局?Jomm嗤声。Benjamin冷不丁吐槽道:“像咱们还是从三流潜伏者开始做起吧,不能在执行任务中被目击。”


  “那一流的呢?”


  “连目击者一块儿杀了。”


  “……”


  他们混进武装人员之中,在Kickman耀武扬威之后随着Commander red上了主直升机之后,Jomm,Umbrella和Benjamin则上了一旁随从的直升机。


  “你觉得Kickman能在Commander哪里得到什么?”Benjamin明知故问。


  “这个你之前说过了,他们会交换我们的信息。”Jomm几乎要打出哈欠了,这样干巴巴地站在机舱里什么都干不成,要不是一进机舱Umbrella直接开伞把驾驶员的脑袋崩开花然后取代其位置,那他们可能会当即暴露。


  “长官先生的手下还真是多。”Benjamin踢了踢一旁堆起小山的尸体,绕回了话题,“我认为这个伞部门的长官没你想象那么单纯,他要是只有你那脑子的话,伞部门也该解散了。”


  这是在揶揄自己的氏族啊!Jomm火气咻地窜上,但仅仅一瞬又消了下去。Kickman的用处在交换情报以后就不复存在了,那么留着他还能干什么呢?


  “他什么也……拿不到?”


  “不愧是一流潜伏者。”Umbrella补上一句。


  Benjamin不耐烦露出“显而易见的道理你就不用这么大声说出来了”的表情,Jomm实在认栽。


  “我算是进了狼窝了。”


  Umbrella再也没有说话,他目送前任上司的直升机起飞,然后小心翼翼驾驶着目前持有的直升机紧随其后,在各组都正常汇报当前情况时,他沉着声也装模作样地汇报了当前直升机的位置。


  Commander red没有认出他的声音。


  Umbrella心里油然而生一种不甘。


——tbc——


霸道总裁的滑铁卢6(我更到6了??

  Jomm的死讯很快传到了前Soldier氏族成员的耳朵里。


  “然而我以为他会命大地撑过半章,”YOYO看着不知道谁给他搜罗来的照片咂舌。那是俯拍的照片,因为严重曝光而很难看清里面拍了什么,只是依稀能辨认出地面躺着一个人,或是说一具尸体,被鲜血浸满,身上的枪洞密密麻麻到让人反胃。


  “所以说,Benjamin出品,必属精品。”Chuck夺过照片反复端详,“我也差点信了,这简直和真人没区别啊!”


  “如果说Jomm的脑子和你们俩一样灵光的话,那么在咱们收到照片的时候他应该已经死了大半个钟头了。”Oreo叼着烟抱着一袋棒冰走来,利索拆开袋子分给他俩一人一根,“但是他怎么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Oreo说的没错,Jomm最开始还真不知道会有这档子事情发生,甚至在追逐Kickman时,他也没有想到等待他的是什么,紧接着,在绕过两个巷子以后,他被Umbrella拦住了。


  “我们从那边绕过来的,那里有伞部门的军队。”Umbrella一句话噎住了他准备抽刀不分青红皂白一顿乱砍的动作,“那个喝牛奶的Commander red和他汇合了。”


  Jomm看清来人后收了刀,起码他知道对方现在没什么要和自己打架的意思。“你们可算来巧了……你们?”


  Benjamin熟练地从巷口一堆垃圾桶里钻出来,仿佛他钻过无数次一样。他把帽子摘下来象征性地弹弹上面不存在的灰,然后再把帽子戴回去。Jomm略嫌弃瞥他一眼,这家伙倒是完全不注意自己肩头的香蕉皮。


  “说实话让你送死其实是观众们都想看到的结局,但是没有你的话接下来剧情发展可能会有点困难。”他摆出魔术师演出那样露出的笑容,“眼睛藏针的话可是要被挖掉的?”


  Jomm懒得计较那么多,他对人的话不作回应,但他不等于不认同Benjamin的话,情况显而易见了,再追着Kickman下去,事情可能会和Benjamin预言的那样,自己无法控制。Benjamin危险到他难以想象,自从那天自己借Gyro传话与Umbrella约架以后,他就意识到了。


  那个时候Umbrella还没从烈焰红唇cr的画面里缓释过来,Benjamin还在吐槽第四面墙外的伞部亲爹,而Gyro好容易才擦干身上的汽水渍时,Jomm破门而入。


  “首先说明,我们的团宠没有要和你打架的意思,”Foxnq护犊子一样站到Jomm面前挡住他的路,Jomm探头瞅了瞅精神萎靡的Umbrella,把准备开口的反驳咽了回去。


  “省了,这回来的是我们的客人。”Jade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点点头让Foxnq先站到一边,她看了一眼Umbrella的模样,只当是他没休息好,于是示意他找个地方坐一坐。她当然不知道Umbrella在刚刚看到了什么——霸道董事长他妈专门把公司“过继”给自己的故事。


  Jomm点头,当这儿是自己家一样随便找了个单人沙发躺了上去,双手搭上沙发背翘起二郎腿:“所以呢,我都来了,说事儿吧。”


  “你有没有看最近网站论坛里一些小粉丝写的关于你的小说?”Benjamin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Jomm:“?”


  他没看,但是听Chuck讲过两段,那次自己莫名其妙变成Gyro和Umbrella的孩子让他好一阵子恍惚,所以他对那种谜之网站避而远之,反正绝对不会像坐在这个房间的另一位那样,明知道里面什么妖魔鬼怪都有还非要作死踩坑。


  “如果你们叫我过来是为了和我唠嗑的话,那我先走了。有时间网上见吧。”Umbrella看到Jomm脸色瞬间垮下来,大概了解了他也经受过恐怖粉丝的精神摧残。


  “在网上聊天总有些不太安全,不说别人,就我们的Gyro,可是一顶一的电脑高手。”那可不是嘛,人造人,他制作程序都是电脑给的,当时捣敌人的中枢系统,当然也是要从电脑下手啦。说真的,如果他想,他完全可以知道Jomm电脑里都存的些什么片。


  “我觉得在网上聊明天天气怎么样也不是什么不能办的事情。”Jomm轻描淡写,嘴上说着自己没时间搁这儿唠却一点儿没有离开沙发的意思。是啊,有沙发坐谁想回去和窄的像过道的屋子里一群人抢小板凳。


  “不闹了,我们进入正题。”Jade手肘搭在面前的桌子上,双手交叉抵住下巴。谈论正事的时候她倒能突然迸发身为族长的威严,当然平常也是女界精英的模样,让人心甘情愿认她做大姐大。她抬手一挥,匿大的房间中央突然展现了一块蓝光全息屏,Jomm甚至没来得及惊讶Nemesis的炫酷科技,就被上面的文字与图片吸引——上面的信息毫不例外地对准前Soldier氏族的每一位成员。


  “这是我们查到的,目前Kickman想从伞部门那里得到的信息,而且从结果显示,伞部门已经获知了大半,这其中,也有你自己的信息。Soldier氏族虽然已经解散,但是你们的交情并没有因为氏族的消失而减淡。”她顿了顿,“而Kickman,恰巧掌握了一些关于Nemesis的信息。”


  “聪明的姑娘。”Jomm淡笑一声,“所以我变成阻拦这俩人进行情报互换的工具人了吗?”


  “只能是你,而且这关系到你们的安全,你没法拒绝。”


  “有点好笑,他们怎么样管我什么事。”沙发坐热了,Jomm换了一条腿支撑地面。他是想走的,他不想听什么超级英雄拯救世界而这个重任就肩负在自己身上的破事儿,“你觉得Soldier那些人都是好收拾的?”


  但是紧接着他脸色变了。因为Benjamin的一句话。


  “如果不好收拾的话,那么你们中间一个人可以屠一个军队的飞刀手怎么出去这么久还没回来?”


  “One怎么了!”


——tbc——


霸道总裁的滑铁卢5(主ru,今天没有粮)

  Umbrella从未觉得世界如此荒诞,尤其是当听到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家伙说出前任长官兼死敌和一个自己连听都没听说过的高级军官一起去酒吧喝牛奶的时候,他有一种一万只美洲驼从头顶狂奔而去的感受。

  然后他不由得想起了这些天自己看的那些鬼东西们。这些所有的一切交织在一起令人头脑混乱,混乱到什么程度呢?混乱到可怜的辐射宝宝现在就想举伞把那个红不拉几的前任长官捅个对穿。而且,他行动了。

  “我觉得他不是很好,”YOYO望着那个看起来有点神志不清的身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越变越小,轻声说道,“现在我只想保佑上帝,留无辜前族长一条生路。”

  “无辜前族长没时间在乎Umbrella和他长官的爱恨情仇,毕竟一个Kickman够他打半天。”Oreo冷不丁地接了一句。

  ————————————————

  Oreo真的猜对了,Jomm确实没时间去管半路杀出个Umbrella的事情,甚至他可能连Umbrella的到来都完全不知道,眼下的他,正在空旷的街道与对手平视,手中的ajs齿轮阀在一阵阵蒸汽中小幅度开合,较高的温度在刀面上凝起一层薄雾。

  Kickman并不打算给他准备的时间,他快速奔向看似还在为武器调试而浪费时间的人,转手一个侧劈,试图一击致命。Jomm嘴角微扬,佯装尚未做好准备的动作瞬时收束,仰身一躲避开人的攻击,同时高举双手斜斜挥刀,划出一道利落的弧线,将人隔开距离。

  “比上回难缠一点。”Jomm自言自语。

  Kickman调整身形后撤一步,迅速整理重心,紧接着再度朝人冲去。一个高级军官在打斗时不带武器,无异于学生考试不带笔,对面密集的攻势令他头秃,不过他马上释怀了,他本来就是秃的。Jomm是一点没打算手下留情的意思,转刀,突刺,砍,劈,削,ajs的蒸汽冲波邀着他像优雅的探戈舞者,而每一个动作都是不加修饰的、赤裸裸的杀招。寒光碾着他的刀尖擦过,他挥刀时周围气流突兀上升,带动街道周围绿化带的植物跟着轻轻颤动。

  Kickman没有打算和人硬碰硬了,现在他可算是手无寸铁的人,单杠下去不是说不定,是绝对会被人削成刺身。他脚尖一转,在地上蹭出些许灰尘,然后溜之大吉了。

  ……?溜了??????

  Jomm甚至没看清那家伙有跑多快,打个比方,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你眼前的大象就变成了蚂蚁——好吧,蚂蚁都没见着,Kickman溜得太快,地上还残留着人奔跑留下的烟雾呢。

  但是我们的Jomm怎么会轻易放走一个已经被削残一次的手下败将呢?即便他心甘情愿放人一马……好吧这是不可能的,他只会追逐自己的猎物,然后以玩弄手法的杀招把他剁成臊子。

  然后他追过去了,昏暗的街外,只依稀看到两个影子飞一样地掠过公路,消失地无影无踪。他虽然有考虑过调虎离山或是暗中埋伏的损招——反正除过他谁到是过个反派,所以自然而然把完全不属于自己的下三滥招式全部想了一遍,但他转念就撤掉了想法。

  调虎离山?调他干啥?至少是现在,他没被卷入任何的争斗之中,除了自己主动邀请的战斗以外;暗中埋伏?他可想不到真是这样的话,那个没脑子的Kickman到底是受了什么高人指……

  点……

  Jomm有点后悔了。

  他追着猎物左拐右拐,穿过巷子翻过高楼,最后在一个死胡同里,看着瓮中之鳖不怀好意地朝他笑着。Kickman背后嘭地打开白昼一般的光芒,他一瞬间以为自己站在舞台中央。Jomm退后两步转头打算离开,却被身后黑压压的武装人员包围。行吧,所以现在自己才是瓮中之鳖吗?

  Commander red率领着不知道哪里冒出的一堆直升机,站在最中间的那一架居高临下看着他,Kickman三两下攀上矮墙,找了较为平缓的墙顶站住了。

  “为了保证我们交换的情报万无一失,我们必须清除掉所有的可疑分子。”Kickman缓声道,“即便这个人可能一点想了解他的意思都没有。”

  包围Jomm的武装人员全部举起了枪。

  “废话太多了。”Commander red道。

  这句看似不耐烦的催促事实上一点感情都没有,不论是谁都会觉得如堕冰窖,而见过各种大风大浪的Jomm,已经没有心思去理会他说的废话中的废话了。只是这句话很危险,危险到他的手下直接当它成了命令,在尾音落下的一刻,他们扣动了扳机。

——tbc——

今天这章也没有ru粮,但是下一章会不会呢?我怎么知道

霸道总裁的滑铁卢4(ru主,吐槽役)

  所以Jomm怎么也想象不到,Kickman和Commander red搞到一起去了。


  呃……搞到一起这个词听起来好像有点怪怪的,那我们换一种说法: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现在正坐在酒吧里一人抱着杯牛奶大眼瞪小眼。原木风格的装潢,昏黄的灯光,店里充盈的爵士乐加上整个酒吧里弥漫着迷醉的香气,这两个人正襟危坐在前台一个抱着旺仔牛奶一个抱着娃哈哈ad钙显得格格不入。只与他们隔了两个高脚凳的Jomm瞥了一眼手里的曼哈顿,觉得自己简直low爆了。


  “……那么,朋友,”背对Jomm的Kickman率先打破沉默,他屈指敲了敲装着娃哈哈的杯子,奶面快速泛起一圈圈波纹又重归寂静,“是时候谈一谈上次说的生意了。”


  Commander red快速朝着Jomm瞥去,两个人视线对接又很快得相互移开。Jomm被那说不上算是什么的目光冻得浑身不舒服,他倒不是说害怕或是怎么样,只是这样的眼神实在令人难以消受。


  Umbrella的前任上司?好吧,Jomm清楚地知道这个辐射儿童之前是怎么在伞部门混下去的,毕竟是个毫无感情的鱼尾纹杀手,要是像自己带的那一帮小家伙,都不知道死在Commander red脚底下多少回了。


  “我不想让外人听见我们的谈话内容。”Commander red似乎并不想忽略掉Jomm的存在,他的目光在对方杯子里的小红樱桃上停留片刻,然后对着Kickman说。Kickman几乎是下意识去回头,Jomm阴沉沉的脸色让他发毛。


  嗬,好个冤家路窄。Jomm才懒得搭理这俩人想做什么py交易,和他没关系的事情他一律不想知道。管你呢?想约人出来打架就这么难?他反手抽出背后的刀,完全不去想这酒吧经受一场神仙打架会变成什么鬼样子,反正他一样掏不起钱。Kickman细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然后将伞部高级指挥官请他在上个超市买的娃哈哈ad钙账单拍在桌面,一副“要打出去打别在这里瞎掺和”的表情,带着人走出酒吧。


  Commander red心领神会,他捡起桌上的小票,翻了面过去看。果不其然,超市小票背面被用铅笔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他粗略地扫了一眼,将纸折好塞进了衣兜。


  ————————————————


  “你猜怎么着?那俩还真的去了酒吧,真的点了牛奶,告诉你你都不信哒!”YOYO扒拉着Chuck开始絮絮叨叨。Chuck忙着准备和Echo下一回的约……夺钱包事宜,没怎么认真听他讲话。


  “未成年人不允许进去吧,你到时候怎么和你哥解释。”Oreo将自己的链匕反复擦拭,像学Jomm擦拭自己的ajs一样,“如果他问起来,我可不会帮你一块儿瞒着。”


  “别老拿我的身高梗开玩笑!他酒吧那地方能没个窗户,我没进去,但是我可以靠着玻璃看啊!”YOYO一脸“你拿我也不能怎么样”的得瑟表情,得意洋洋的自言自语。虽然别人也不太知道这种事情有什么能拿出来夸的就是了。


  “所以呢?两位长官的卖萌表现被yoyo尽收眼底咯?”Chuck理解地点点头,“真是可悲可叹可喜可贺,yoyo你走狗屎运了啊!”


  “……呃,不仅如此,我还看见Jomm了。”YOYO接着道。


  “我知道,他去找Kickman打架了,在那儿呆着估计是蹲人。”Chuck坐起身,“他没看见你吧?”


  “我觉得没。”YOYO回想当时的画面,“他除了盯着自己的饮料发呆就是盯着Kickman发呆,一直没朝我这边看,我觉得应该没发现吧。”


  Chuck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YOYO,额角的冷汗冒了下来。


  “你……”


  YOYO一脸懵逼,不过惯用套路是后面绝对有人,Jomm现在还忙着和Kickman打架呢,肯定不会是他,那是谁呢。然后下一秒,他余光瞥到了顶在自己脖颈上的伞尖。


  “告诉我,Commander red去喝酒的酒吧在哪里。”


  YOYO颤声道:“……呃对不起虽然我很不愿意提起但是……他们喝的不是酒,是牛奶。”


  “……”


  “?”Umbrella眼睛都圆了,“牛奶?!”


——tbc——